By : admin

荆慰

高新区(滨江)疫情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(区管委会副主任、副区长、公安分局局长)

疫情是考验,也是展现管理能力的窗口

这次的新冠疫情,可能是我1993年从警以来,碰到最突然、最复杂的局面了。从年三十工作到现在,整个春节没有休息过一天,说实话,我自己也是花了一点时间,来消化和理解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。

当年筹备G20峰会,我们打足了时间提前量,作了各种预案,在人力、物资方面留有充足的准备;而这次疫情则让大家很被动,大多数人在思想上毫无准备,所有的工作体系都是骤然形成的。

丨荆慰在安置房小区了解疫情控制情况

1月23日小年夜那天上午,我突然接到通知:区里火速成立疫情防控指挥部。

我立刻就去退掉了早就预定好的年夜饭,夫人则去退了云南旅游的民宿,我女儿在外读书,她为了不耽误学业也暂不回杭,而是在学校写了很多毛笔字“福”送给有需要的朋友。

我们局里,除了从重点地区出差回来的同事需要居家隔离,所有人马全部24小时待命。其他像组织部、宣传部、纪委、卫健局、住建局、应急管理局、社发局等部门以及三个街道和各社区,大家都迅速切换成了“应急状态”,全线严阵以待。

从年三十开始,每天上午,区里都会召集各部门单位和街道负责人,听取汇报、商讨防疫对策。

主要领导曾讲过,“取法其上,得乎其中”。区里一直强调,部署防控体系必须标准从严、措施从硬、执行从细,绝不能用会议落实会议、用文件反馈文件。

措施从硬,真的不是嘴上说说。会上,纪委一位同志透露,他在暗访中发现区指挥部发的通行证,在有些小区进不去,说明的确管得很严。

丨荆慰在社区察看居家观察隔离情况

指挥部的每日例会结束后,我回分局召开视频连线会议,了解辖区内防控工作情况,同时传达指挥部例会的精神。4位派出所所长都说,现在很多警情都发生在小区门口,基本上是因为“进不去”和“出不来”引发的。

比如有个小区住了几名快递小哥,要求他们两天出一次小区,就容易产生矛盾;

还有些安置房的居民特别是年长者,有集聚聊天的习惯,还不喜欢戴口罩,怎么劝都不听。碰到这种情况,我坐在指挥部里,听着巡逻民警一一汇报,真是捏把汗!

所以我每天都要跑去基层联系点和包干社区摸情况。因为,疫情防控很大程度上就是对人的管理;而人本身是最大的变量,他的健康状况、思想波动、现实需求,每天都在发生变化,所以每一天的疫情也在发生变化,我们的应对措施必须要适时调整。

比如,“封闭式管理”这个措施落实到基层,每个社区的理解程度不同,执行方式手段也不一样,我们民警不太方便硬性介入,也只能进行柔性劝导。

在浦沿老街,像龙华西大门宿舍这类无物业的开放式老旧住宅有6处,居住人员复杂,区域内道路四通八达,疫情防控怎么抓落实?而安置房小区钱塘福苑又是另一种类型,随着返工潮的到来,有大量外省市租客要回来上班,怎么把居家医学观察措施执行到位?

这些都不能生搬硬套政策,而是需要我们一个个问题来解决。

丨荆慰在小区出入口了解人员信息登记情况

“疫情一线”没有硝烟,但处处有民间智慧。在指挥部里,最紧急的一个情况让我至今印象深刻:2月2日那晚,滨江一下子来了多名重点地区返杭人员,必须立刻收入集中隔离点。

这些人,每一位的身份信息、健康状况、接触史、旅经地,都要一一排查核实,卫健和公安方面紧急抽调了20多人的保障队伍,从晚上9点忙到早上6点,彻夜未眠。

在实际防控中,集中隔离点的工作压力是很大的,你既要管好这一大批人,又要保护好自己。在疫情防控中,我们滨江警方主要承担了居家隔离的管控、集中隔离点的建设和隔离人员收治转运,还有整体社会数据的接收分析研判下发和跟踪反馈上报。滨江区有一个集中隔离点,这里有61个房间,配备了医疗、公安等20名工作人员作保障,最多能容纳61名隔离人员,进入隔离区和解除隔离离开的电梯,都是分开的。

我通常要求工作人员把人员隔离者数量控制在70%左右,一方面为市区两级联动调剂保有余量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值守人员过于疲劳。很幸运,滨江区的集中隔离点均未发现体温异常者,所有人员都比较配合,按规定观察14天后,都是高高兴兴离开的。

街道层面,我们也建了集中隔离点,但区指挥部的原则是:能不用,尽量不用。因为一个隔离点只要收进一个人,那么从医疗到安保,所有的服务保障人员,一个都不能少。基层的任务已经很重了,要避免给他们增加负担。

一线工作人员真的非常不容易,有天晚上我回到家,发现一份快递,里面是两三百副口罩和橡胶手套。

我问夫人,买这么多用得完吗?她说要送给小区保安和社工、还有片警辅警。

我们花了那么大的努力,让来自全世界的人留在滨江,让这块曾经是江边渔村的土地,成为“国际滨”。

这次疫情既是考验,也是窗口,一个向外界展现“国际滨”管理能力的窗口。所以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非常重,时时刻刻都不能松懈。

希望我们各条战线的人们尽一切力量,把疫情带来的影响控制到最低,让杭州早日回复正常工作生活秩序,小别离早日变成大团圆。

作为父亲,我现在最希望的是,能早一点见到宝贝女儿。这次疫情结束,我想补上全家人的旅行,去武汉看樱花,好像也很不错。